如果說:星際流亡Liberty's Crusade是賦予主軸故事的骨架中,加入小故事的肉。
黑暗蔓延 Speed of Darkness則與任何故事主軸無關。只是主軸故事中,一個小小的點。人們不會記得這個故事,也不會有任何正式記錄。

波灣戰爭有JarHead鍋蓋頭。主角:USMC美國海軍陸戰隊
莎拉星系的瑪莎拉星,聯邦撤退與克哈之子的攻防,蟲族的入侵。這一切的主角:聯邦陸戰隊




遙遠的未來,鬆散的人類聯邦在距離地球六萬光年的宇宙裡與謎樣的神族,以及殘暴的蟲族陷入一場混戰;每個種族都要在這場星際戰爭中存活!


人類歷史中最偉大的章節才正要開始──亦或僅僅預告了戰爭的血腥結局。


阿度.梅爾尼科夫一生的夢想,就是平靜地生活在物產豐饒的邦特沃殖民星。但是當殘忍的異形大軍攻擊了殖民地,並奪走他的所愛之後,阿度被迫從美夢中清 醒,同時必須接受戰火紛擾的殘酷現實。身為一名防衛人類聯邦星球的聯邦陸戰隊成員,阿度必須承受那痛苦的過往記憶——還必須接受可能影響他未來的混沌真相。






阿杜(Ardo)有一個美好的生活開始,但某天,他與他的未婚妻梅菈妮,在金黃色的天空,金黃的麥田之中,享受著一天,漫不經心的談天說地。
天空卻落入火紅的煙霧,城鎮傳出爆炸,兩人匆忙之中,趕回城鎮;鎮內亂成一團,突然間聯邦的運輸機降了下來,下洗氣流吹散了人群,也分離了兩人。

記憶中,梅菈妮被拉扯,兩人被扯開。阿杜硬生生的被拉上運輸機。帶往另一個星球。

重新社會化
他只記得進入軍營,進入水槽當中:液體充滿他的肺,腦袋的刺痛,記憶混雜。軍營之中,小小的床鋪,與其他人共處一室,但他們遲早都要離開這裡。他知道他會比較喜歡軍營裡面。所有的人都被運到瑪莎菈星系上。

特殊任務:找一個銀色箱子!
任務小隊要求在瑪莎菈星系上,找尋一個銀色箱子。他們不知道這個箱子是什麼,他們只知道,儘快完成,這樣他們能夠遠離麻煩。
這之中有落入異形的洞穴,舉槍保衛自己,驚險的逃過一劫。
但是找到箱子後,卻發現撤離的運輸機沒有來到,士兵們只好自行判斷另一個基地前進。但這當中,遭到異形追趕,沿路往另一個基地移動去。
戰術核彈在身後爆炸!所有人臥倒。身後的異形全部掃平。雖然核彈讓他們暫時將異形的威脅拋去一邊,只是他們自己知道,如果剛剛在原地等待,自己早就成為灰塵之中的幾顆微粒,灰飛煙滅。

受到聯邦放棄,新舊回憶交雜。
自己原地等待,將遭到核彈毀滅,聯邦已經放棄他們了,把他們當成死人。任憑他們在指揮中心怎麼呼叫,也不會有其他的運輸機來接走他們。
隊員們在基地內被要求原地等待。阿杜與另一名女子的交談,卻挖出重新社會化後,他破碎的記憶。

所有的人都想著如何撤離
但他們拯救出來的平民卻說:克哈之子會在聯邦之後,撤離部份的居民。
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嗎?

勇士們選擇開啟盒子,為撤離的居民爭取時間。
開啟了潘朵拉的盒子,裏面就沒有剩下任何東西了。陸戰隊們準備了許多彈藥,在陣地外佈滿了地雷。做好最後的準備。天空中降臨了運輸機,只要一小時!不40分鐘就夠了!

潮水般的異形湧向陣地。

從槍眼中射出的子彈打在異形蟲上面,但邊緣仍不斷往碉堡推進....

最後,阿杜看到天空中撤離的運輸機,飛過的凝結尾,都是金黃色的。天空,也是金黃色的。




遊戲玩家體驗之外的小故事
這算是個外傳,而且篇幅很短。這當中可以看到一個小兵,從戰術上的觀點,來看瑪莎菈星上的戰鬥。不同於星際流亡的戰地記者,以客觀且宏觀的角度報導戰局;本書格局更小,小人物的刻畫更為深刻。雖然與遊戲的相關性不大,裡面的描述卻值得一看。

從步兵的募集、訓練科目,到我們無法想像的洗腦(神經的重新社會化),實際戰鬥方式,佈陣的型態。
小兵掉落到異形所形成的坑洞當中,遇到敵人時的緊張反映,瞳孔放大,扣下板機,電磁部槍跳動的送出子彈。
雖然兵種描述不多,但以短篇小說而言,是一種適當的取捨。正確的描述外在的戰略決策,描繪自己遭到放棄的絕望神色,到最後挺身而出,為了居民爭取時間的決定,有點黑暗,有點熱血,也有點宗教意味。

博客來書籍館>星海爭霸:黑暗蔓延




不過,不是遊戲玩家還是別碰太多,畢竟有些名詞只是短短描述,不曉得遊戲中的資料,保證你摸不著頭緒。
因為這次出現大量遊戲中的名詞:研究院、工廠、工程機房、補給站。如果不是玩家的話,你不會知道為什麼陸戰隊們會偏好研究院更甚機房。(因為戰鬥藥的研發,在遊戲當中是於研究院中開發)


TonyAT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